游泳

牧仙志第四百章你果真是牧灾人

2020-01-19 22:16: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牧仙志 第四百章 你果真是牧灾人!

灭心牧剑正在沉眠,否则道牧这一抱怨,定是少不了被灭心牧剑挖苦讽刺,一顿说教炸耳。

道牧短暂失神间,剑伤愈合,仙缕道衣完好。童伯麟平复些许躁狂,挥剑瞬至,他本以为道牧会躲,道牧却迎面而上。

道牧没有使刀,双手探出在童伯麟身体各处击打。童伯麟斩不得道牧,道牧击打童伯麟,犹如咿呀学步的婴孩捶打成年大人,不痛不痒。

“道牧做甚?”童伯麟不敢掉以轻心,本能抖动剑袍,猛然发觉自己与仙缕剑袍有了些许陌生感。

童伯麟心中明了,这道牧是要剥落他身披的仙缕剑袍。童伯麟心惊之余,快速念咒复苏仙缕剑袍。咒毕,仙缕剑袍贴身贴心,如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仙光流溢,瑞霭萦绕。

道牧晓得自己计谋败露,唯有心中惋惜一叹,敏捷躲过童伯麟的剑式,纵身一跃融入风中,接着就闻道牧一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话还未落,结界荡漾涟漪,绿光灿烂,藤蔓在绿光之中疯长,相互交错,相互连结。之前是天地都长,现在是结界上生藤,垂落而下,落地生根,藤蔓如蛇在地上铺开。

童伯麟见此情形,心绪又躁烦起来。将藤蔓尽数毁了,并不容易。在藤蔓牢笼中,赢得道牧更是不易。

道牧解下决刀,连刀带鞘,以为短棍,凌厉攻伐。刀鞘本就是藏锋敛芒之能,霸鳞剑斩在刀鞘上,剑气或被吸收,或被击溃。

童伯麟剑斩不得道牧,却斩到结界上,将藤蔓斩断与深根绞碎。道牧浑然不在意,却又不想再拖,却又不忍新生的藤蔓就这么去了。

在道牧操控之下,健存的藤蔓如鞭,如矛,如绳,如手,千变万化,消耗着童伯麟的灵力。断离母体的藤蔓化沙成尘,融入风中,或随着流风蚕食仙缕剑袍的仙光瑞霭。

“道牧攻势大不如前,连气力都减大半……”童伯麟吃过不少亏,他不认为道牧正处于强弩之末,更像是故技重施,挖坑等着他往里跳。

“不对!”童伯麟感觉道牧身体在密集颤抖,道牧神情大致没有变化,眼神却没有以前那样干净。

童伯麟发狠,唤醒霸鳞剑,进入极意之境。童伯麟挥落霸鳞剑,道牧挥刀迎上,却见剑身分离成金色龙鳞,沉浮武台各处。

“霸剑无极!”连剑柄都飞离成金色龙鳞,切开仙缕道衣,将道牧割得遍体鳞伤,血肉横飞。

“极光耀灭!”童伯麟引爆金色龙鳞,迸发万丈金光,刺人眼球。地上藤蔓,结界根茎,全都在暴虐的金光利气之中化作尘沙。

道牧右手掣决刀与左手交叉挡住头部,被冲击至武台边缘,结界将他强行拦截,仙缕道衣破碎褴褛,一身鲜血淋漓,严重的左手可见金沉沉的骨骼。

一些眼利的人才刚发现金骨,伤口处就闪烁绿光,绿光收敛时,伤口恢复如初。打了大半天,道牧第一次这么狼狈。

“道牧已经到了强弩之末,难怪他同意打平手!”

“牧剑双修终究还是差剑修一截!”

“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吧?”

“看道牧的样子很痛苦,面部表情扭曲,身体颤抖个不停,牧力却如火山一样在喷发,这该不会是随意挥霍牧力之源的后遗症?”

“……”

新人猜测纷纷,童伯麟何尝不是这么认为。倒是那些笑而不语的山主们,淡然的仙娥仙官们,冷漠的仙兵仙将们,他们都心中有数一般,面对这个场景,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道牧不懂仙缕道衣的使用法门!”梁祈芸算是看明白,心中真是又无奈又气恼。“送出去时,本仙都没还得及说,就没了踪影。事后,尊者也没再来问我……”

若是道牧晓得自己师尊剑古并不是不愿意交他使用仙缕道衣的法门,而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法门,会是怎样一个心情。

“这小子是在干什么?”陆婷双手半松半抱,整个人僵持在原地,脸上神情凝固,嘴巴张开就没再合上,“他真是个癫子,不怕死的吗?”

“他是打算尽快结束这场比赛!”梁广昇眼睛就如夜幕一样漆黑,唯有瞳孔白灿,与那星幕上挂着的皓月不相上下。

梁广昇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尽管牧灾对他来讲不是禁忌,而且是加分项。可是却能给他和道牧未来带来不少琐碎烦心事。

梁广昇也不晓得道牧承受多大的痛苦,才会让道牧这样一个人,还需要一些外部的疼痛来缓解内部的痛。

梁广昇在考虑更加吊诡的现象,“究竟是甚仙器让如此可怖的灾气不外泄,且还能让灾气与道牧体内其他力量相辅相成?”

一旁童征脸色阴晴不定,短短一天时间,道牧颠覆了他之前对道牧的所有印象。“看来此子在星际飞梭上,击败雷龚琼并非是侥幸。”

想到这,童征忍不住用余光瞥梁广昇和陆婷他们,月光下双眸寒芒激荡,“若梁广昇也没能把道牧害死,反倒让道牧快速成长,将会是本仙日后心腹大患……”

梁广昇有所感,他强行将自己从精彩的武台上收回目光,森寒无情的脸上,露出诡恻的笑容,也没开口说话,只是对童征点了点头。

惹得童征收回余光,心跳蹦蹦,脸火辣辣,“梁广昇的修为明明不比我强多少,怎么会发现我?”

不消片刻,童征心跳平复,脸火消失,童征没有恼羞成怒,反倒有些愉悦,“这梁广昇应该不会让我失望!”

“道牧!”

“你果真是牧灾人!”

童伯麟的歇斯底里咆哮,又将梁广昇的目光吸引过去。他转眼就见童伯麟挥斥霸鳞剑,吃力防御道牧强势霸道的攻伐。

不知从何时起,梁广昇那微微弯曲的腰,又挺拔伟岸。月光下,梁广昇的影子竟然不成人形,也不成兽形,反倒更像一座山。

有人说影子反应真实,也有人说影子毫不真实。有人说月光下的影子是灵魂,也有人说阳光下的影子是灵魂。

平塘县人民医院
沙坪坝人民医院
广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最好
潍坊著名牛皮癣医院
清远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