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白银霸主 第四百九十四章 来意

2020-02-14 07:17: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白银霸主 第四百九十四章 来意

看了弓道社的队列操练,再看了宿舍之后,王建北还要继续在弓道社里参观一下学员们的箭场和马场,严礼强也只有陪着他去了。

而在走到弓道社的训马场的时候,王建北身边的一个随从借口想去看看弓道社的马厩和犀龙马,想要史长风带着他去看看,史长风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也就不动声色,带着王建北的几个随从和严礼强他们分开,去马厩那边,马场这里,也就只剩下王建北还有严礼强两个人。

站在比四五个足球场连在一起还要大的空阔马场的边上,在一颗高大的云杉下驻足的王建北举目远眺,看着马场边上的百丈山和天空的朵朵白云,有些好奇的问道,“刚刚看了一下,我发现这几个月中这弓道社中的训练辛苦枯燥,要求又如此细致,许多地方比军营更严苛,那些规矩就算是放在军营之中,也会让许多军士叫苦不迭,未必能坚持下来,那些在弓道社中训练的人又都是年轻人,生性活泼跳脱,礼强你是如何让他们在这里安心听命训练的!”

“现在能留下来的弓道社学员都是经过选拔留下的优胜者,许多意志不坚定者,早已经被淘汰了,这其中,留下来的绝大多数人,其实都是平溪郡内的普通家庭出身,许多都是穷人家的孩子,本身没有什么背景和关系,他们来的时候我就和他们说过,他们想要出人头地,必须能吃苦,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再加上我用了一点小手段,现在在弓道社中留下来的人,自然不会再抱怨,一个个非常珍惜在弓道社中的学习机会!”

“哦,不知是何小手段?”王建北好奇的问道。

“我今日与郡守大人说了,郡守大人可要为我保密啊!”

“哈哈哈,这个自然!”

“其实很简单,只要让弓道社的学员们知道他们现在在弓道社的学习机会来之不易,坚持下去就等于挣钱就够了!”严礼强的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神色,“这第一期弓道社的学员都是平溪郡子弟,但是其中也有一个人来自平溪郡之外的帝京城,万里迢迢来找我学习弓道,平溪郡的子弟可以无条件的进入弓道社,而那个不是平溪郡的弟子在弓道社中学习的费用是一年一万两银子!”

王建北心思剔透,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那个人是你安排的?”

“哈哈哈,其实所谓辛苦也好,享受也好,完全靠的是对比,只要让弓道社的学员通过对比知道自己现在在弓道社中的学习机会等于一年赚了一万两银子,再苦再累,我的要求再严苛,他们也甘之如饴,郡守大人看到的是他们的辛苦,而他们看到的却是自己在弓道社中学习一年的价值等于挣了一万两银子,这是其中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学员家庭一辈子都拿不出来的巨款,他们怎么会不珍惜!”

“不错,不错,许多时候,小手段却也能有大用处,你这是把人心琢磨透了!”郡守大人点着头,指着前面的那一片空阔的马场

,“礼强你这弓道社中还要习练骑术么?”

“嗯,骑术也是六艺之一,自然要学!”严礼强平静的说道。

“似乎现在似乎还未让学员们学习骑术?”

“在学习骑术之前,他们现在在学着怎么照顾马匹,不过也快了,在这个月底,完成了三个月的队列集训之后,所有的学员们就开始学习骑术和弓术!”

“骑马,练弓,又习操练,这可是征战之道,礼强你这弓道社,简直就是一个大军营啊,实在让人惊讶!”王建北目光灼灼的看着严礼强,大有深意的问道。

严礼强淡淡一笑,他知道,以王建北的见识和阅历,今日来弓道社看上一看,心中就肯定有了判断,有些东西,是明摆着的,他这弓道社,完全就是全军事化管理的军校,自然逃不过王建北的眼睛,想到这里,他不再和王建北兜兜转转的绕圈子,而是直接开门见山,坦然的看着平溪郡的郡守大人,“大人可知为何我要做这些事情?”

“为何?”

“因为害怕啊!”严礼强突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害怕?”王建北一脸惊讶。

“不错,正是因为害怕!”严礼强点了点头,语气缥缈,眼神没有焦点的而看着远处,“去年我做了一场大梦,在梦中看到很多事情,现在想来依然记忆犹新,我梦见平溪城大火冲天,平溪郡城被沙突人里应外合攻占,异族铁骑在城中纵横肆虐,我汉家百姓人头滚滚,在梦里,我站在溪江边上,看到溪江变成了血江,整条溪江的江水都变红了,溪江里流淌的都是血,那溪江里,秘密麻麻漂浮着的,都是我们平溪郡百姓的人头和尸体,男女老少都有,就像满江的浮萍,在血水中飘荡着,延绵百里……”

哪怕是大白天,太阳高照,听到严礼强说的这些,想到那样的景象,王建北还是一下子变了脸色,心中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如果是别人在他面前说这话,他早就一个耳光抽了过去,说不定还要打那个人几十大板,说那个人妖言惑众,但说这话的却是严礼强,王建北的面色却不由得凝重起来。

严礼强的梦,那可和普通人的梦是不一样的,现在在甘州都被传得神乎其神了,平溪郡中的百姓都说严家公子能在梦中得到神人点化,才有今天这样的能力,做出一件件匪夷所思之事,特别是在严礼强展现出点石成金的本事,把土盐变成雪盐之后,甚至就连王建北心中也嘀咕着,对严礼强的梦,有了一些敬畏,所以听到严礼强说他梦到这样的场景,哪怕是一向不信什么怪力乱神的王建北,也心中打了一个突,他可是平溪郡的郡守,如果严礼强的梦中的景象是真的,那他这个郡守的结局如何,不问自知……

王建北吞咽了一下口水,突然有些干涩的问道,“礼强你之前向刺史大人建言的限制削弱沙突人在甘州和平溪郡城中势力的办法,是不是也是因为……你做的这个梦?”

“是的,正是出于这个考虑,我希望那一切都不要发生,最好永远都只是我的一个梦,但可惜的是,我自己的经验告诉我,那个梦在未来有可能真的会发生,所以我不得不未雨绸缪,提前做出一些准备,让我平溪郡中的子弟在遇到真正的危机之时能组织起来,多一些自保之力,王大人或许觉得这是因为陛下任命我做了祁云督护,我和沙突七部冲突在所难免,为了想要把沙突人赶出古浪草原,建功立业,所以才会处处想办法要削弱沙突人的实力,夸大其词!”严礼强笑了笑,“说实话,这个祁云督护的官职在我眼中并不重要,我之所以在陛下面前要了这个差事,最根本的原因不是想什么建功立业,而是想不要让我梦中的那一切变成事实!”

王建北微微沉吟了一下,双目灼灼的看着严礼强,突然奇峰突起的问了一个问题,“那转运衙门的那一千人马,是不是被你所灭?””

严礼强也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既然郡守大人问了,那我也如实相告,此话我也只是在这里说,离开这里,我是不认的,转运衙门的那一千人马,的确为我所灭,我就带着这弓道社的两百人,还有制造局的几十个军士,就把那些人给灭了,砍了西北转运使江天华伸过来的爪子!”

今天的弓道社之行,王建北已经被震得有些麻木了,听到严礼强这么说,他只是深深吸了一口气,“果然如刺史大人所言,这事只有你能做得出来!”

“哦,刺史大人这么说过?”严礼强好奇的问道。

“刺史大人说你神力天生,一弓在手,可开弓不疲,当日在帝京城鹿苑之中,你就以此技惊陛下,大人说一个人在战场上就能抵得上百名神射手,只要给你足够的箭矢,你甚至可以一人就射杀千人都有可能,转运衙门的事情传来之后,刺史大人就觉得是你做的!”

“哈哈哈,没想到却还是刺史大人了解我!转运衙门那些人,披着官皮,却做着贼事,想要来枪我东西,毁我基业,该杀!”严礼强杀气腾腾的说道。

“我今日来这里,却也是受人所托,要和礼强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

“还能有什么事,当然是和你做的事情有关,你把转运衙门能派出来的那一千骑兵都给灭了,江天华现在骑虎难下,提心吊胆,已经有些服软了,你们制造局现在不是还抓了一些冒充转运衙门的人么,就找个借口,把那些人放了吧,以后转运衙门和制造局,就井水不犯河水,过去的就过去了,你看这样如何?”王建北终于说出了他的来意……

分享到: